奶渣

_(:з」∠)_

The New Group in the Hogwarts(2)

ooc预警

作为迎新晚宴会场的礼堂被布置得精美而又华丽,天花板上被施了魔法,一天之中不断变化着,看上去和真的天空一样。上千支蜡烛在空中飘浮,餐桌上摆放的金盘和高脚杯被映照得闪闪发光。
直到最后一名新生分到了学院,分院仪式才正式结束,在校长的邀请下,全校师生共进晚餐。

盯,死盯

“大哥……”李艺彤看了一眼正在奋力用刀叉切沙律的陆婷,她严重怀疑陆婷把脑子遗忘在了家里,以往的开学季陆婷总会和她一起探讨分到狮院的新生,但今天,心不在焉,就她自己一个人在说,陆婷除了“嗯,嗯”的敷衍外就没什么表示了,难道被人施了夺魂咒?

“!”忽然一双大眼睛出现在陆婷的眼前,她吓得一巴掌把李艺彤的脸推出去,“你神经病啊!”

李艺彤揉了揉自己的脸,有点委屈:“你在干嘛啊,你看看你都快把盘子给切碎了。”
陆婷低头看了一眼被自己切成水样的沙律,默默地换了一个碟子,“没,没在干什么啊。”

李艺彤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拉克劳文?斯莱特林?哪个学院的人值得她看得这么入迷?

“到底是哪个小妖精迷了你的眼啊?”手里切着牛排,嘴嚼着牛肉,她嘟囔道。
陆婷的眼角抽了抽,“小妖精?你在说Gringotts的那群铁公鸡?”
“那群铁公鸡可是能带我们进金库的家伙,就你刚刚聚精会神盯着看的劲头,我觉得小妖精没毛病。”
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陆婷才温吞地回应道:“她和妖精的唯一共通点大概就是对金钱的执着吧。”

“……冯薪朵?”

…陆婷盯着冯薪朵忙于应酬的身影,不由地生起一股怨气,“他们学院的人总是喜欢凑到她面前,又是握手又是敬酒的,肯定是图谋不轨。你看看她,来者不拒,还笑着说话,很绿茶诶。”

“……”
“你干嘛不说话了?”
李艺彤环顾各个学院的级长,嗯……都还蛮绿茶的,忍住,不要笑,“没事没事,你继续。”
“嗝~”
陆婷索性也不吃了,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就这样盯着冯薪朵看。

很快,这场晚宴就接近了尾声,校长开始宣布新学年注意事项,介绍新任教师及魁地奇的日程安排,确认管理员的传达事项等,这些无聊的传达在年复一年机械地重复上演。
但是今年,“距离上一次的三强争霸赛已经过去了五年,这次的三强争霸赛,将轮到我们霍格沃茨来举办。”
原本一片安静的会场,顿时躁动起来,学生们都在交头接耳。“哇哦,三强争霸赛诶!” “简直酷毙了!” “是哈利波特参加过的那个吗?” “天啊,我们也可以参赛吗?”
校长微笑地望着底下兴奋的学生们,他用金勺子轻敲杯沿,议论声渐渐低了下去。

“每个学校将选出一名勇士,比试三种魔法项目,分别在每个学年的不同时间进行。布斯巴顿魔法学院和德姆斯特朗魔法学校会派出代表团前来霍格沃茨,挑选勇士的仪式将于万圣节举行。”
“优胜学校除获得三强争霸杯外,还将获得荣誉,优胜个人将会获得一千加隆的奖金。”
“当然,唯一一个规定的报名限制是,参赛者必须年满十六周岁。”

“诶,你参加吗?”李艺彤用手肘撞了撞陆婷,她眉飞色舞,眼睛炯炯发光,言语中遮掩不住的兴奋。
“啊?我……大概不参加吧。”
“五年一次的诶,这么好的机会都要放弃吗?以你我的实力,说不定可以一搏呢,一千块的加隆啊~”

“每年的学院魁地奇已经让我累到半死了……”校长一宣布宴会结束,陆婷便从长凳上站起来活动筋骨,“好不容易因为三强争霸赛而取消了魁地奇球赛,我当然要休息休息啦。”
她瞥了一眼李艺彤,凑上前说:“加油,发卡,我看好你,你说不定可以成为格兰芬多的王。”

冯薪朵在大理石阶梯的转角处找到了陆婷,但陆婷看起来好像有一点不爽,这让冯薪朵很疑惑。

“哥~”冯薪朵为了不让其他的蛇院生发现她,几乎紧贴着陆婷而站,温润的气息一不留神就喷到了陆婷的颈脖处。

“嘶~”灌过不少酒之后的皮肤显得异常敏感,喷出的气息撩动了颈脖上的细毛,又痒又麻的感觉冲上了大脑,让人浑身发热。

陆婷转过头想瞪冯薪朵,结果却对上了她那清水般湿润的眼眸,眼神不由地变软,她旋转眼光,咽了一口水:“你带新生回去要多久?”

“久着呢。”冯薪朵用余光盯着左侧通往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的通道,“而且我们院长每年都要在迎新夜给新生训话。”

“那我们的夜游……”陆婷和冯薪朵在每年的开学前夜都有个不成文的约定,夜游霍格沃茨,现在看样子,计划是要泡汤了。

“不如……”冯薪朵眯起眼睛,似乎想到了什么,笑道:“级长浴室,我们夜游了这么多年都没进去过的地方,现在可以进去了。”

陆婷不敢太相信自己的耳朵,那家伙在约自己共浴吗?

“来不来?”冯薪朵转头盯着左边的通道,她没多少时间留给陆婷考虑了,“如果来,十点钟在六楼的波里斯的雕像那等我。”

The New Group in the Hogwarts(1)

ooc预警
本章主要是在走剧情

哈利波特的故事还在霍格沃兹里流传,但霍格沃兹再也不是当年的那个霍格沃兹了。
Everything has changed
这年头,没什么特殊情况,巫师在麻瓜世界里通讯,谁还用猫头鹰传信呢,电话或视频通话岂不更方便?不需要魔法,不用担心被麻瓜发现,但又可以每天见到通话对象,尝试过和陆婷视频聊天的冯薪朵几乎要爱上这项活动了。
而这仅仅是巫师世界的一个缩影。随着战后魔法世界的重建,巫师的生活在迅速地麻瓜化,连所谓的纯血家族也不例外。
在冯薪朵巡视车厢的过程中,入耳的对话基本上都是学生在分享各自假期里看到的新玩意,包括但不限于麻瓜世界的新剧,新游戏,甚至还有麻瓜的世界杯……Merlin’s beard!

冯薪朵并没有选择在级长车厢入座,因为不太想某些正统巫师打扰到自己。她慢悠悠地踱回自己的位置,掏出被魔改过的switch,这可是她花了半个假期改装的游戏机,仅仅是为了能让它经受得住霍格沃兹内的魔法干扰。
红色的特快列车在山野间呼啸而过,等冯薪朵从游戏中抽出身时,夕阳的金光早已洒满了车厢。她伸了一个懒腰,起身向级长车厢走去。

敲开学生会主席所在车厢的门,厢内已经聚集了三两个级长,与冯薪朵一身的麻瓜便装不一样,另一位斯莱特林级长依旧穿着魔法长袍,典型的巫师形象,他正在不动声色地和主席套近乎。冯薪朵倚靠在墙壁上,一边玩弄着自己的魔杖,一边留意着他们的谈话。十三英寸,黑檀木,龙心腱,这支整整跟了她五年的魔杖,逐渐成了她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朵子姐!”厢门忽然被打开,万丽娜三步并作两步蹦到冯薪朵的身边,露出了可爱的小虎牙,身后还跟着黄婷婷。
“丢丢你好像又黑了一点。”黄婷婷大言不惭地指出了她的变化。
冯薪朵瞪大了眼,反击道:“你不也是。”
“我是去泰国才黑的,你在国内待着变黑的也好意思说我。”

万丽娜在一旁隔岸观火很开心,但忽然间记起陆婷嘱咐给她的东西,不得不打断蛇鹰级长小学鸡般的互损。“喏,大哥给你的。”万丽娜掏出一封信给冯薪朵,“她说让你在晚宴前看了这封信。”
冯薪朵接过,用手指掂量了一下,里面应该就只有一张纸。虽然她很想当下就拆开信封,但碍于面前两个人一脸八卦的神情,她还是按捺住了自己,把这封信叠好放进裤兜。

“嗨~”门口又冒出了两个级长,易嘉爱已经换上了赫奇帕奇的长袍,刘海也乖乖地服帖在额头前。
“你怎么这么早就换上学院服了啊,而且还换回了齐刘海。”
“因为我不想被传出赫奇帕奇级长不穿裤子之类的话。”她有点愤懑,“谁不穿裤子呢!”
冯薪朵没看到她心心念念的腿,叹了一口气,“谁敢欺负我们嘉爱,我一个Slug-Vomiting Charm就甩过去。”
不过这个恶心的提议却意外地得到了其余三个人的认同。

等列车到达了霍格莫德站时,已接近晚上,夜色渐浓。每个学院各派出一名级长去跟新生坐船,剩余的级长则和老生一起坐马车。这些充满霉味的马车,其实是夜骐拉的,只有见过死亡的人才能看到它们。冯薪朵看不到,学校里99%的学生也都看不到。

“朵子哥!”冯薪朵不用看都知道是谁来找她了,她确实也没有去看江真仪,她在人群中迅速地定位到了一个认识的狮院生,并快步向她走去。
“张雨鑫。”冯薪朵一把抓住了准备上车的张雨鑫,“你等等。”
“怎么?你要跟我表白吗?”张雨鑫被拦下来之后有点惊讶,顺带比了一个劣质的wink,冯薪朵被吓得赶紧扭头去寻找那只小狮子。
“你不可以跟着我,我要照看我们学院的学生。”她解释道。就这样,江真仪被冯薪朵硬塞给了张雨鑫,张雨鑫倒也挺乐意带着这个小后辈。

吵吵嚷嚷的学生接二连三地上了马车,浩浩荡荡地驶向霍格沃兹城堡。
冯薪朵安静地坐在马车上休息,车上其余的蛇院生在低声交谈后便没再说话。过了片刻,见没人要打扰自己,她便摸出了陆婷给她的那封信,打开信封,里面果然只有薄薄的一张纸,“Lumos.” 魔杖顶端发出荧光,照亮了纸面。这根本就不算是一封信,只不过是个纸条罢了,上面写着:
晚宴后,一楼大理石阶梯处等我。

The New Group in the Hogwarts

hpAU
新手,可能会ooc,在此致歉
主马鹿,可能会开发其他cp

霍格沃兹又迎来了新的一年,各院的学生开始陆陆续续地返校了。
假期的清净生活短暂而美好,冯薪朵揉了揉太阳穴,挥了挥魔杖,列车的遮阳板被啪地一声打下来,她真的不是很想回校接受小狮子的叨叨逼和同院生奇怪的眼神。江真仪是一个很聒噪的狮院生,她和其他小狮子不一样,她自认为自己是一条蛇,然而当年分院帽并没有理睬她那异想天开的想法,一下就把她扔进了格兰芬多。冯薪朵对于这个时不时出现跟在自己跟前的小狮子也很无奈,自从她把江真仪从小毒蛇的包围圈里捞出来,这只狮子就开始粘上了她。
可能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冯薪朵同样也不是什么正经的蛇院生。虽然她是斯莱特林五年级生的级长,但她和院内人士的关系,倒不如与院外的猪朋狗友的关系更熟,比如鹰院的黄婷婷,比如獾院的林思意,比如狮院的陆婷……陆婷,冯薪朵默念这这个名字。她从不否认她喜欢陆婷,至于是哪种喜欢,可能是喜欢小鞠的臀嘉爱的腿那种喜欢,也可能是喜欢和她玩在一起的那种喜欢,或者是更深层次的喜欢。但这些都不重要,冯薪朵觉得,现在的这种关系刚刚好,她不自觉地上扬了嘴角,很快就能见到陆婷了,她亲爱的挚友。

超绝可爱nanashi

170423

补档到小四的生日公演
生日特别表演看哭了
_(:з」∠)_